粉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一年爷爷奶奶过的春节文章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4:28:30 阅读: 来源:粉尘滤筒厂家

老知青的过年趣事

最近,玉州区中秀路的老知青春雨家里反复播放着《我们曾经年轻》的歌曲,读高二的外孙小尧很不解,问外婆为何老反复听同一首歌?春雨告诉小尧,这是一首反映知青题材的歌曲,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中国一代人的历史,也是新中国一段不可割断的特殊时期。快到春节了,听这首歌,就特别想念知青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1963年10月,年仅16岁的春雨和全国千百万知青一样响应了党和政府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经受了锻炼,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那一方热土回忆从梧州来到北流大容山林场扎根20年的知青岁月过年趣事,老知青春雨可谓百感交集。

能吃上几片肥猪肉已算奢侈

那时的我们,肩负着绿化祖国荒山野岭的重任,每天的工作就是植树、护林,再加上我一直是林场里的女民兵队长,一到春节就必须义务留守值勤。过年普天同庆,可是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是连续几年都不能回家看望父母与兄弟姐妹们。那时候还没有电话联系,如果想念家人了,就提前十几天写封信寄回去问候大家,也让父母安心。春雨说,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春节所有的吃、喝、玩根本无法与现在相比。在大容山林场里过年,没有燃放烟花爆竹的喜庆热闹气氛,更没有丰盛的大鱼大肉犒劳寡淡的肚子。能够吃上一盅白米饭、一点青菜外加几片肥猪肉补充油水,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若是遇到赶圩回来的村民带给我们几粒过年糖果,我们就很满足,感觉很幸福了!

惊心动魄打野猪

春雨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容山林场一到春节的那段时间,最低气温降至零下6℃左右。作为春节值勤的女民兵队长,她经常背起心爱的带刺刀五三式步枪,独自一人巡山,侦查是否有人偷木伐木,还要做好森林防火工作,若看到有厚重的冰挂压弯林木枝头,就用工具捣捶林木上的冰挂,为树木解压的同时,聆听冰凌碎裂的天籁之音成了枯燥乏味的巡山工作中唯一的乐趣。因为年轻吧,那时根本不觉得冷,也不怕冷。

春雨说,最难忘的是有一年除夕,气温有所回升,匆忙吃完中餐后,她赶到指定的哨所值班。这时广冲分场突然传来一阵号角声和鸣枪声,还夹杂着人们的呼喊声,一打听原来是村民在猎赶从山沟里出来偷菜吃的野猪。一只黑乎乎,长着獠牙的大野猪被逼急了,横冲直撞地想逃往山沟。我那时并不觉得害怕,随手拿了一只锄头往野猪头锄去,没想到野猪的皮真厚啊,根本毫发未伤。或许是我穿着一件红衣裳太耀眼,反而惹怒了野猪,它迅速掉头朝我扑来,我被撞倒在地,闪了腰,眼看它就要过来咬我,我连忙爬起往山下跑,野猪穷追猛赶,发飙的野猪还把另一班组值勤的小韦给咬伤了,幸好打野猪的村民很快赶来,一枪打中野猪的上颌,合力把野猪制服了。我也因此被大伙称为勇敢的山猪豹。这头雄性野猪重470多斤,因打野猪有功,我和受伤的小韦各分得7斤野猪肉。我们把野猪肉拿回给食堂师傅为大伙加菜,除夕夜一起分享美味的野猪肉。

60后曾经的春节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人们,经历了那个年代的物资匮乏,而正当风华正茂之时有幸遇上改革开放,时代的变迁深深地烙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在春节临近的日子,现代气息渐浓的年味越是勾起他们过往春节的回忆。

吃:从浅尝到满足

恰巧生于1960年的欧阿姨笑称自己是个老吃货,回想过往的春节,最让她难忘的是改革开放后1983年大年三十晚的那一顿年夜饭,第一次满足了大胃王的自己。

欧阿姨说,在改革开放前的春节,那时东西很少,每月的粮票总是有限,即使过年也一样,所以年夜饭肉食一般只有猪肉和鱼,如果自家没养有家禽,鸡鸭鹅等菜肴也少见,只能说是尝一下肉味解馋。

欧阿姨回忆说,改革开放后,玉林的经济大概是从1983年开始繁荣,那时候已取消了粮票,自由贸易成了主流。1983年,当时23岁的欧阿姨早已有了自己的工资,年夜饭不仅多了鸡鸭等现在普遍的菜肴,还出现了肉糕、肉丸等猪肉类的肉制品,菜式丰富了许多,也第一次让欧阿姨感觉到了满足。因此,1983年的那顿年夜饭,成了欧阿姨最难忘的年事。

乐:守岁看春晚更有趣

家住州佩的60后何大叔小时候家境还算不错,大年三十晚,何大叔家里杀鸡祭祖放鞭炮,吃过年夜饭后,一家人促膝长谈,开始守岁。回忆守岁,何大叔觉得没有春晚的守岁很难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物品很贵,烟花更是奢侈品,即便家境还不错,那时的何大叔过年也只能偶尔烧一点鞭炮,并无过多的娱乐,对于懵然无知的小朋友来说,守岁的漫漫长夜还是比较难熬。

好在到了上世纪改革开放的80年代,当年14岁的何大叔家里添置了电视机,还看了1983年央视第一届的春节联欢晚会,一家人一边包团圆饺子吃年饭,一边看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与荧屏上的影、视、歌、曲艺明星同喜同乐,让守岁的晚上变得有趣起来。之后,随着电视机的慢慢普及,年三十晚的春晚也变成家家户户必然的节目。

礼:走亲戚送礼更丰富

过年走亲戚也是玉林春节的老风俗。虽然收入少,但礼节不能少,这是60年代那辈人都注重的事。出生于公园里的60后陈大叔,每年年初一与家人团聚过后,陈大叔便开始走亲戚行动,初二岳父岳母家、初三外婆家、初四兄弟姐妹家50多年来一直这样坚持过年走亲戚的礼节,而唯一不同的便是送去的礼品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精致。

陈大叔回忆道,在经济困难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是年前用粮票换些面粉和大米,自己动手做白散、炒米、脆子和方糕等特产,然后用红纸包好送亲戚。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市场上物品丰富了许多,送的礼品也丰富了,水果、外地的特产小吃、鸡、鸭等也都成了礼品中的一员。

对于过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最独特的记忆,在他们的脸上那是一种局外人永远也无法体会的味道,但喜庆却是一致的。

那时不知道什么叫挑剔

李传芳老人今年69岁,解放初期的春节,也跟现在这样要穿新衣,吃鸡肉,但是那时物资实在很贫乏,我们也不懂什么叫做挑剔,很容易满足。

过年穿新衣是传统留下来的习惯。李奶奶小时候家里比较贫穷,每到春节的时候她妈妈就到现在的大市场给孩子买件古衣当做新衣服。所谓古衣,就是其他人穿过的旧衣服,颜色暗淡,打过补丁,甚至还有许多破洞。年三十夜,妈妈便会把古衣拿给她,并嘱咐大年初一就穿新衣服。衣服总是宽宽大大的,最开心的是有两个口袋,我满心欢喜。李奶奶告诉记者。

衣服可以买现成的古衣,但鞋子还得自己做。那个年代的普通人家,要穿鞋只能自己做,所以很多女孩儿小小年纪便跟着大人纳鞋底、做布鞋,而做出来的鞋子还不防水,所以,过年逢遇到下雨天,便把鞋子当宝贝一样收起来,赤脚走路。

现在过年都流行到酒店吃年夜饭,就算在家自己动手煮,那也满桌子的大鱼大肉,但是解放初期可不一样。除夕夜上的肉菜可能只有鸡肉和猪肉,鸡是少不了的,因为按照玉林的老传统年三十要杀只鸡、买块肉供向的,就是再困难的家庭,至少也会有块肉。

白散、炒米、脆子这些年货也是有的,基本上都是各家自己做,水果的品种就比较少,都是本地的柚子、柑子、橙子,带着好寓意的品种。

解放初期,老百姓最豪华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一个家庭要是有辆自行车,那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的,大多数人家出门还是靠走路。也有拉公鸡车的,即是木头车的一种,前面是车板,可以放东西,也可以坐人,只有一个轮子,推车的人得用一根粗绳子吊着推车把手,类似担起来一样,推着往前走。李奶奶沉浸在回忆里,那时候每到年初二,就看到很多人挑着鸭箩,或者拿着东西领着孩子往娘家赶!

战乱的年 难忘的年

今年83高龄的梁阿婆是兴业县高峰镇人,说起小时候的过年,梁阿婆向记者大倒苦水,她表示,战乱年代的过年,与现在的小孩过年确实有着天渊之别。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过年,遭遇日本兵进村扫荡。说起这样的往事,梁阿婆现在还心有余悸。她说,远远听到日本兵吹响集合的号角后,全村人惊慌失措地带上家里贵重的什物,躲进了附近的山岭。有一户人家牵上了家里的水牛,在山岭上躲藏时,牛不时发出叫声,村民们不得不用绳子把牛嘴巴捆起来,即便如此,牛还是发出难听的叫声。最令人头疼的还是小孩哭,一哭起来就是没完没了,闹着要回家,给他吃饼干也不吃,大家心慌慌怕鬼子发现。

不到一天时间,被扫荡过的村子,满村狼藉,门被踢烂,缸被砸烂,还不能杀来吃的小鸡死伤不少

当年过年不但要躲日本兵,还要防贼。一遇到日本兵进村,都得留一两个青壮年在附近看村,防日本兵走后贼进村。

梁阿婆说,有一年家里穷困,在除夕前的一天,母亲带了家里唯一一只鸡到桂平大洋圩上卖,再换米回来过年,才保证当年吃上了真正的年夜饭。至于穿的方面,并不像现在的小孩过年有新衣穿,家里有6姐妹,排行老五的梁阿婆穿的是哥哥、姐姐留下来的衣服。

不过,在梁阿婆的记忆里,过年也有过美好的回忆。一些光景好的年份,过年能吃上猪肉、鸡肉,鸡是自家养的,因营养不良,也就两三斤重,但能吃上鸡肉全家人都已经心满意足。有些年,家里也做起了糖环(当地叫法)、糯米饼,那是家里拿得出手招待客人的年货。个别富裕一点的人家,到过年时杀猪,还会拿出一点分给村里人,能吃上免费的猪肉,是当年最为高兴的事了。梁阿婆说,尽管童年时代过得很清贫,但大家都很知足,全村人也很团结、和谐,这都是留在脑海里难以磨灭的印记。

淄博工作服订做

枣庄西服制做

长春订做西装

济宁工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