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赴港自由行的AB面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7:24 阅读: 来源:粉尘滤筒厂家

赴港自由行的AB面

2003年,香港上空愁云密布,亚洲金融风暴余波未了,非典危机却又席卷而来。香港当年失业率一度攀升至8.7%,负资产按揭个案于6月达到最高峰,宗数超十万。  同年7月,中央开放港澳个人游(通称自由行),这一颇具规模的优惠政策在当时曾被视为“送大礼”的行为,在当时救香港经济于水火,却为今日的矛盾埋下伏笔。

随着自由行政策的出台,内地访港旅客人次由2002年的638万暴增至2013年的4070万,后一数字相当于香港本地人口的5.7倍,占每年访港旅客总数的比例由41.2%急升至75%,在这4070万人次中,有近七成是用“个人游”签注访港。  自由行开放之初,内地香港之间彼此融合。2008年北京成功举办奥运会也激发了香港人的国家自豪感。在香港学习生活的很多内地人都感觉,那年香港人对内地同胞的友好态度达到了峰值。  蜜月期结束  自由行剧增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香港这个弹丸之地连呼消受不起。例如,内地孕妇到港诞下“双非婴儿”(父母均非香港人)数目节节攀升,本地孕妇一床难求;双非婴儿长大后回流香港就学,造成学位紧张,本地学童被迫跨区上学。  两地矛盾急速发酵激化,导火索是港铁车厢进食事件。2012年初,有内地小童在港铁车厢内吃点心面,被港人劝阻反遭小童家长辱骂。视频被放上网后,许多香港网民立即把矛头指向其“内地人”身份,声讨内地人不文明。  随后北大教授孔庆东在网上回指“部分香港人是狗”激化矛盾,引起香港人的强烈反弹;骂战扩至香港人以“蝗虫”贬损内地人,认为内地人掠夺香港社会资源、侵蚀香港核心价值。  A小姐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家住油麻地,毗邻游客集中的旺角。络绎不绝的内地游客让她头大。“油麻地是观塘线总站,以前早起上班时很容易找到座位”,但自由行旅客选择从油麻地坐车去九龙塘转东铁线,“他们又都起得很早”,这让她得多走许多路才能找到座位。除了给出行增添不便外,因为逗留的游客多了,餐厅也变得拥挤起来,“要排很长的队,他们(游客)讲话又比较大声,很吵”。以前她常去旺角逛街,但现在游客太多,十分拥挤,她都懒得去了。  今年初,香港网民在尖沙咀、旺角等游客区发起“驱蝗行动”,手持讽刺内地游客的标语,指骂内地游客,要他们回内地,其间示威者与游客爆发冲突。  旅游行为经济学家多可西(Doxey)在1975年提出了旅游目的地居民的“刺激指数模型(Irridex Model)”。他将旅游目的地居民对旅游活动和游客态度的变化过程分成四个典型阶段,即随着旅游开发的深入和游客的增加,当地居民与外来游客间的关系要经历欢欣——冷淡——厌烦——敌对四个阶段。  到第三阶段,观光产业发展趋于饱和,游客开始与居民竞争资源且大量观光客打扰居民日常生活,使居民开始对观光旅客感到厌烦。  究竟是否应该削减自由行数目?香港特区政府虽未出手,实际访港内地游客数自今年4月以来,已连续3个月出现按月下滑,背后原因很多,但不少观点认为这与内地游客不愉快经历有关。  削两成自由行将损失400亿  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麦瑞琼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地零售总销货额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出现下跌,其中4月份更按年跌近一成。  她认为零售业正踏入“寒冬期”,并已留意到旺角、铜锣湾有街铺结业后无人再承租。她指若削减自由行,首当其冲会令年轻人及低技术人士失业,而届时失业人士将远不止早前估计的1万人。  受香港零售业界委托进行调查的独立经济学者林本利则出报告指,香港本地市场消费开支当中约三分之一增长来自访港旅客。  “不要以为没有自由行只影响到零售业,实际整个供应链,如批发、运送,储存、出入口、住宿、膳食服务等,都会受到间接影响。”他估计,若削减两成自由行旅客,起码会令本地GDP损失逾400亿港元。  曾参选香港特首、现任全国政协常委的唐英年亦不赞同限制内地游客来港,因为“这样有违公平原则,香港的其中一个核心价值就是公平”。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曾提到,香港的本土意识肯定甚至理想化了香港或香港人的价值观、制度、生活方式和一些具标志性的事物和事件,认为那些东西比外边特别是内地优胜,是界定港人之所以“与众不同”的重要元素,也是港人优越感和归属感的来源。  小时候从内地移民到香港的民建联副主席陈勇是这样描述香港人微妙心理的:“香港任何一个家庭的三代,九成以上都是内地过来的。以前我小的时候,每到节假日爸爸妈妈就去深圳把旧衣服寄给那些朋友,现在人家不要这些了,人家比香港更富足,来香港时还去高级餐厅酒楼请我们吃饭……”  对于这点,2012年12月从内地来香港出差兼购物的×小姐颇有同感。  “有些奢侈品柜台的店员态度居高临下,口气很冲,因为一些误会,他便冲我嚷‘我们香港才没假货,只有你们内地有’。”  去海港城逛时上洗手间,同行的内地大妈不熟悉香港的情况,不知道要在外面排队,径直走到里面等,结果“清洁的大婶很凶狠地赶她出去……其实完全可以先友好地提醒”。  ×小姐也承认,内地的游客有很多陋习,“因为他们在内地习惯了这样”,比如“当街小便”,她不止一次在内地街头看到家长纵容孩子这么做,她自己也看不过去。  缓和之道  香港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感慨道,香港年轻人如今感到本地的工作机会被内地人抢了,却不愿北上内地找工作。“现在的大学生觉得香港很好,不愿意离开香港,和我们那个时候不同,我们感觉哪里都可以去。香港还是有非常狭隘的想法,其实他们的选择比我们那时多。”  对于有声音指内地来港读书的学生影响了本地学生录取率,她更是连连摇头,“你去大学里看看,内地学生成绩都是很好的,我们为何不反思下自己的学生为什么不争气呢?”  除了心理因素外,陈勇认为两地矛盾归根到底还是管理不善的问题,是政策缺乏远见所致,而非政治问题。“你看上水火车站,当时的设计就是以千为单位的旅客,现在是以十万甚至百万的单位,那怎么得了。”  他以迪斯尼为例,对游客实行流量控制,可同时兼顾游客的舒适感和本地市民的幸福感。因此,他建议发展香港边境和机场附近如大屿山地区,容纳更多的游客,同时又不影响本地市民的生活。  提出类似建议的还有中原集团董事施永青,他提议在边境搞“水货专卖场”,摊位公开招标,招标条件就是要先保证香港供应。“办水货的不用去上水粉岭,在罗湖直接解决问题,设特快通道,买完就走,每天来十次二十次。”在他看来,奶粉供应不存在短缺的问题,只是需求突增,令零售商措手不及。  至于“双非”问题,施永青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从内地来港生子的孕妇有两种,一种是看上了香港身份,但也有一些人是真心觉得香港医疗服务好,他认为没有必要排斥第二种人。“若生了之后不给身份证,来生的就少了,但医疗服务还是可以赚钱,香港经济不好时本就打算通过提供高品质的医疗服务拓宽收入来源,而医生、护士也可加薪。”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