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尘滤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滤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峡七日谈后院火势凶猛扁如何逃生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20:28:54 阅读: 来源:粉尘滤筒厂家

海峡七日谈:后院火势凶猛 扁如何逃生?

又到“5.20”。前几年,到了这个时候,陈水扁都不会忘了搜肠刮肚弄出些“政绩”让自己“风光”一把。今年也不例外,早早的就以一次“惊世骇俗”的“游击外交”自备了一份“贺礼”。可是,偏偏在这种节骨眼上,后院又起火了——

这次“引火烧身”的是扁的爱婿和亲家。这家人所创造的大购台开公司股票一年暴赚3个亿的“神奇业绩”让所有的人都口瞪目呆,“用膝盖想想都知道”其中另有名堂,你说没有“内线交易”,谁信?麻烦就这么来了。在曝料人的“指引”下,检调部门只是随手一捞,一大堆的“脏东西”便现身光天化日之下:“第一亲家”购买台开股票的时机是在台开165亿元联贷案的“重大利好”之际;而这个联贷案在他们没有购进股票之前曾多次破局;扁婿赵建铭与台开董事长蔡清文、负责为台开注入资金、发行股票的彰银董事长苏德建等人过从甚密,在赵家获取股票的前几天曾多次餐叙;而赵的母亲正是彰银董事会圈定的可以以低价承接股票的“特定人”;就连赵家用以购买股票的钱都是由蔡清文找来13位金主垫支的……整个过程形同蔡清文、苏德建联手向赵建铭送上3亿

巨款!

尤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财政部”和“金管会”的眼皮底下,165亿元“官银”通过扁婿的“牵线搭桥”被输入了官股民股纠缠不清、官股已被几个“特定人”提前吃下的台开公司,数目巨大的“公有财产”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流进了个人的口袋。如此“高明”的操作手法,不但让“股市秃鹰案”的操盘者只能望其项背,更叫陈哲男、马永成、吴淑珍这些“敛财有方”的人自叹弗如,扁家的女婿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但是,纸终究还是未能包住火。赵建铭见火心慌,表演差劲,救火动作招招叫人反感,狼狈不堪。更要命的是蔡清文已被检方收押,证据愈挖愈多,下一个进“局子”的恐怕就该轮到他了。

赵建铭在看着扁,所有的人也在看着扁。扁的爱女心切、翁婿情深尽人皆知,扁更知道这种时候出现这样的局面对他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没有理由不想救赵建铭于“水深火热”之中。

问题是,扁眼下还有这样的能力和心情吗?且不说来自“在野党”、媒体和民众的压力有多大?曝料人还会抖出多少“猛料”?检调部门会将此案办到什么程度?单是绿营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就够让扁揪心的了。

上周,民进党内骂声一片。几乎所有的民进党“立委”都认定“这一家子真的会害死民进党”;有人公开表示不愿再替“第一家庭”辩护;有人则直接把“第一家庭”比喻为豺狼虎豹;而新潮流系大将李文忠一席“一介平民散户可以见台开董事长、彰银董事长吗?”的话则明显带有将“火”引向扁的强烈意涵;“行政院”说“扁府”弊案“不关他们的事”;大佬施明德要求扁展现“肃贪决心”,并称“如果赵建铭不被收押,台湾人民将会不分蓝绿揭竿而起,他也会举起反贪渎大旗走上街头!”;有人甚至放出话来说,民进党恐怕已不是“断尾求生”所能救得了,“断头求生”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台联党也来“火上浇油”。他们用“扁政府施政满意度仅剩5.8%,创下历史新低纪录”的问卷调查结果“提醒”扁,不断腾起的“弊案大火”使他想要靠“终统”、“制宪”、“修宪”拴住基本教义派、坐稳“绿营共主”位子的美梦也快要作不下去了。大病初愈的李登辉也在上周高分贝批扁,声称将带领“独派”与陈水扁作出“切割”。

“大火”烧到这个份上,扁该做些什么民进党高层已经替他“规划”好了。党主席游锡堃急慌慌发表的“五点声明”说的很明白,事情是“第一亲家”所为,他们的行为对不起阿扁也使民进党受伤。很显然,他们希望赶紧在“扁府”和“第一亲家”之间垒一座“防火墙”,建立“停损点”,先救扁再救党。毕竟,对民进党来说,让扁“弃车保帅”总比“切割”扁要容易得多。

形势所迫,扁肯定会这么做。但效果如何可就不是他和民进党所能控制的了。扁当局上台6年政绩少到不用数,弊案多到没法数,要垒多少座“防火墙”才管用?此其一。其二,比对这些弊案的人脉瓜葛,人们会发现,在整座的“绿色宫殿”下,俨然存在着一个政商交错、相互贯通、十方辐射、四通八达的绵密地穴。而“第一亲家”炒股案,只不过是又一次证实了这个地穴不仅存在,而且范围远比外界的想像还要广阔而已。在这样的一个地穴里,一处起“火”四处燃烧的场景人们见得还少吗?想要找个“停损点”谈何容易。所以,现在人们最感兴趣的不是民进党和陈水扁能不能“灭掉”“第一亲家”炒股案引发的这场“大火”,而是它还能烧到谁?

扁对“弊案大火”束手无策,可在如何转移人们的视线方面还是想出了不少招数的。

上周,陈水扁亲自召集了他上台以来的首次“国安会议”,那份拖延了一年多的 “国安报告”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报告极力渲染大陆对台湾的所谓“九大威胁”,明确提出要采取各种措施将投资大陆的台商拉回岛内。“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还宣称,“国安报告”具有“法律拘束力”,“行政院”必须遵循。这等于是在告诉人们,两岸事务仍然是扁的“领地”,此前传出的有关他可能会在经贸上采取开放态度的消息纯属空穴来风;“行政院”方面所做出的有条件同意国亲版“两岸直航法案”的表述说了也是白说。

与此同时,陈水扁借会见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之机大谈“新宪”,再次摆出一付试图撞击两岸关系“红线”的架式。并不顾多达七成民众的强烈反对,公开表示要修改“国歌”,要求民众大唱新“国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后,扁还嫌不够,又突然放低身段说期盼能有机会与其它政党领袖见面,交换意见。纯粹是没事找事。

其实,即便是扁不自己跳出来制造看点,岛内政坛也不缺这个。上周发生的几件事就很让人关注。

在“立法院”方面,“绿委”故计重施,直航条款再度闯关又未通过。他们才不会在乎国亲释出多少善意,更不会理会诸如“民进党以意识型态绑架直航条款,阻碍台湾经济发展,是全台人民的罪人”这类的指责和“迫使国亲关闭协商影响重大‘法案’大门,本会期可能就一事无成”这样的警告。他们要的是“公权力”对两岸事务的操控权,是选票,如果让国亲版的两岸条例直航条款过了关,经济永续发展会议“无人喝彩”倒在其次,关键是不但“中间选票”跑光光,“台独铁票”也难留,08年还怎么选?

谢长廷上周的表现很活跃。先是说“拜托大家,赶快将他从‘天王’行列中除名”,又说“对自己有信心,会持续关心社会”,并在高雄举办了一场“长仔便当会”,展现他在当地的影响力,力挺叶菊兰参选高雄市长。这样的表现似乎也验证了此前人们的一种猜测:谢长廷有意做民进党内的另一支“政治孤鸟”。

同样有不寻常表现的还有上周曝出丑闻而遭检调单位传讯、已被“行政院”停职的前“金管会主委”龚照胜,他除了表示“停职也不辞职”、要大家还他公道之外,还丢下了“我的离职符合许多人的期盼,我能任随这些事情发生吗?”这样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引发了各方面对“金管会”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利益纠葛以及在龚照胜案背后若隐若现的金融黑洞的无限遐想。

还是在上周,台“国科会”捐助的“国家实验研究院”被指以政策研究为名义,巧立名目,滥用公帑,酬庸“独派人士”已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而在其研究的课题中,连“2008年‘总统’选举如何确保本土政权永续发展” 都明目张胆详列在其中,令人瞠目结舌。

肉丝袜

性感美图

美女性感图